Big data and government: China’s digital dictatorship

经济学人 2016.12.17 封面解读:大数据和政府治理

1

本期封面文章,内容就不多谈了,相信中国人都能比较容易地看懂,这里只是稍微谈下为什么西方媒体会写出这样的文章,或者说东西方在数据保护和个人隐私观念上的不同。

Those with access to these data will know more about people than people know about themselves. But you can be fairly sure that the West will have rules—especially where the state is involved. In China, by contrast, the monitoring could result in a digital dystopia.

我觉得文中的这三句话可以概括全文,所以下面我的看法基于这几句展开。第一句个人数据和隐私也是个人的一部分,如同我在介绍欧盟隐私保护法律的这篇文章中所说,

隐私,虽然不像身体器官一样长在身上,也不像个人财产一样有着明确的所有权,但隐私同样也是个人的一部分,也有着被尊重和保护的权利。

而这仅是西方民众主流的观点,而对于中国人,似乎很少在乎隐私保护,相反却对别人的私密生活有着莫名的极大的兴趣,不仅是娱乐明星、公众人物的八卦,还有身边认识的或不怎么认识的人的秘密都喜欢打听。

举个很寻常的例子,在中国,不怎么熟悉的人都可以问你结婚没,在哪工作,工资多少的话题,然后在你背后又和别人谈论这些,而在西方,特别是在欧洲,这些都是属于个人隐私,除非是有极为亲密的关系,否则是不会搭理,甚至白眼相向的。

欧洲人对隐私的追求已经到了“丧心病狂”(extremely paranoid)的程度,在这说两个我接触到的例子。一个是2010年左右荷兰政府打算推广智能电表的安装,以达到节约能源的目的。简单说就是把每家每户的用电数据反馈到配电公司,然后就可以根据不同地区不同时段按需供电。仅仅只是用电量数据而已,看起来根本没什么,但却遭到了大多数荷兰人的强烈反对,尤其是荷兰的法学界,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侵害人权的程度。于是荷兰政府被迫取消了安装电表,并在之后的几年里一直致力于在智能电表中引入安全计算技术以达到隐私保护的要求。

其实看上去用电量数据是没什么,但荷兰人是这么想的,要是被黑客入侵了,数据被坏人知道了呢,那小偷就可以从用电量得知家里某个时段是不是没人,从而可以增大闯空门的成功几率。而通过长期的数据分析,还可以推测个人以及家庭更多的信息。

所以现在荷兰智能电表都要求使用隐私保护技术,即不必知道每家具体的用电量,也可以精确的知道每个区域的用电量之和(毕竟智能输电只需按城镇或小区来,不是要精确到每家每户), 而能实现这样的隐私保护技术就是安全计算,包括FHE(Fully Homomorphic Encryption)和MPC(Multi-Party Computation)。举个简单但经典的例子就是,3个人想比较各自的财富却不想公布各自具体的财富,那么这3个人就可以在不依赖其他任何人的情况下通过安全计算实现比较(说得有点远了哈,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下次写篇文章介绍这个安全计算,毕竟这才是我的本行呀)。

而第二个例子则更神经质,就是前不久办公楼的咖啡机装上了读卡器,也就是要刷员工卡才能出咖啡,结果也引来了大片反对,我办公室的一个同事,一个荷兰妹子尤其反感这个,因为她觉得每天喝几杯咖啡也是隐私。所以我只好安慰她,“要照你的要求,那中国人都不要活了”。

接着说第二句,西方就一定会有规矩吗,未必。至少我觉得美国也好不到哪里去,且不说NSA的监控,那些谷歌之类的大公司都是舍得花钱游说的大金主,在美国期望有好的法律监管是不大可能的。欧洲的情况则好很多了,欧盟反正就是成天没事干和美国公司死磕。而欧洲的公司呢,相对也是懒散,所以欧洲的电信公司甚至连政府要求的监控都懒得做,到头来还可以保障个人隐私为由推脱掉责任。(详见介绍欧盟隐私保护法律)。

虽然在国际上一直是美国叫嚷着人权,但真心不觉得美国自己的人权有多好,世界上最尊重人权的我看也就只有欧盟了,但在移民问题上确实有点“圣母心泛滥了”。

第三句是经济学人基于西方人对人权的重视,对隐私保护的执着而得出的结论。但是否会像1984中那样出现“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就不一定了。相比担心政府的行为,我更担心的是如果这些信息被不法分子获取甚至篡改了呢?毕竟中国群众的网络安全意识实在太低,而政府机构的安全意识也好不到哪去。

数字化的东西,永远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安全,而且撇开技术上的攻击手段,真正高明的是这个:

“Amateurs hack systems, professionals hack people.”, Bruce Schneier

所以希望大家都提供安全和隐私意识,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

The good old days are definitely gone and they won't return